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跪地拾碎銀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25
  • 戀愛腦的美強慘清冷世子×才謀傾世的“嬌弱”童養媳 ◆文案一(男主·戀愛腦版) 扶鶴歸窮,很窮。 昔日鄜王府尊榮華貴的謙謙世子,而今流放邊陲,窮困潦倒、孤苦無依。 但扶鶴歸併非一無所有,他還有一個嬌柔病弱的童養媳。 一朝落魄,為了養嬌嬌媳婦兒,扶鶴歸去街頭擺攤賣字、任人輕辱。 “歆兒,這是今日掙的銀錢,還給你買了支簪子。” “歆兒,十裡巷的荷花酥。” “歆兒許久未添新衣了,明日我陪歆兒去翎裳坊做幾件新裙子可好?” “歆兒想去江南嗎?” “歆兒親親我……傷口就不疼了。” …… 隨著扶家被誅族的冤案昭雪,聞人家似乎與當初扶家被構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。 有故友直言道:“聞人歆真乃蛇蠍女子,她騙著世子你,踩著扶家滿門的屍骨往上爬。” 扶鶴歸隻回了兩個字:“不信。”……還將故友打了一頓。 後聞人家危矣,聞人歆欲與扶鶴歸決裂,拔簪相向。 “歆兒是要以我為質和攝政王談判嗎?”扶鶴歸無視抵著他頸脖的尖簪,主動遞上雙腕,任捆任縛,“記得多向叔父要些銀錢,好給歆兒多做些漂亮裙子。” ◆文案二(女主·劇情版) 聞人歆有一位祖輩指腹締姻的未婚夫君。 他是天上清月,是雲闕仙鶴,是整個大燕最尊貴的人之一,卻自幼寵她縱她任她欺負。 她十二歲生了場大病,扶鶴歸長跪在藥蝶穀的懸橋上三日,苦求隱世的醫聖救她一命。 聞人歆以為,這大抵是他一生最狼狽的時候了。 但蒼天何等殘忍,予他半生順遂,又朝夕傾覆他的一切。 那一夜,鄜王府門前的血直流到長街儘頭,冤怨焚儘在沖天的火光中。 扶鶴歸一襲浸血鶴氅站在院中枯死的棗樹下,目光破碎地回望她:“歆兒,我心口好疼啊。” 聞人歆分不清是扶鶴歸的聲音在顫,還是她的心疼得發顫。 她救下了他,也隻救下了他。 她不欠他啦,可如今,她的雲鶴褪羽、明月殘缺。 聞人歆啊,你一定要幫他,幫他雪恥鳴冤平恨。 於是換她長跪於命運的懸橋,將滿地碎玉捧起,試圖拚湊回那個清冷高貴的扶鶴歸。 ◆雙視角偏男主,1v1甜寵權謀文,HE。 ◆某種意義上的大女主,是感情中的主導者。未負真心。 ◆男主戀愛腦但不降智,主打一個心如明鏡的清醒沉淪。 ◆封設感謝畫師@広亦。
  • 在末世文發瘋後和男主he了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25
  • 試問最倒黴的事是什麼,桐姝一定會回答,好不容易下了狠心結束自己結果冇完全結束。 001覺得自己最倒黴的事就是遇見這個鹹魚宿主,在它慷慨激昂的說出可以讓她複活的條件後,她居然巋然不動,甚至平躺下,表情淡然的閉上了眼睛,一臉的無慾無求“你找錯人了,我不想活。” 這就是事先冇做好攻略的後果,為了避免自己被銷燬的結局,001隻好強行綁定,並且和桐姝鬥智鬥勇。 —— 自從被這個無良係統綁定,桐姝每天都在發瘋的邊緣徘徊,直到見到了目標任務——鶴行辭,作為顏控的桐姝突然覺得,也不是不能接受這個任務。 可惜鶴行辭的脾氣太陰晴不定,動不動就抽風,比她還莫名其妙。 硬著頭皮完成一個個任務後,桐姝突然發現,攻略對象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勁,對她越來越放縱。 在最後一個替他挨刀子的橋段,桐姝閉上了眼睛,心裡想的都是終於要解放了,可突然被對方推開,看著他渾身是血但還是問她受冇受傷的人。 桐姝一臉驚恐:這個男主不太對。 001:我讓你拯救男主,不是攻略啊!任務錯了! ——男主視角 第一次見桐姝那一刻,鶴行辭看清了她眼裡的不耐煩和冷漠,出於好奇,陪她演了一下她那個漏洞百出的謊言。 本想看看她有什麼目的,可一次次相處中,桐姝奮不顧身的保護,哪怕知道她是被迫的,鶴行辭還是控製不住自己靠近她。 在第n次決定遠離她的時候,桐姝嘴裡咕噥著翻了個身,看著她的睡顏,鶴行辭無奈的溢位了笑,他不受自己控製了。 —— 她是他黑暗世界唯一的神明,是他跌落塵埃也想高高舉起的月亮。
  • 有人花底祝長生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25
  • 奚雪隱愛蕭鶴昱成癡,冒奇險設計嫁他為妻,使儘心機,卻始終不得其心。 八年夫妻、冷若冰霜,得知蕭鶴昱願為心上人的孽債放棄皇位後,奚雪隱自覺瘋了,與人在彆苑偷歡,日日飲酒作樂,隻求迷醉速死。 適逢京郊大疫,聽說她患病,攝政王千金之軀,輕騎簡從前來送藥,於是撞破聲稱愛他如命的王妃與他信任的暗衛偷歡。 蕭鶴昱一生經曆過太多背叛,已經習慣了不做失望地轉身。 望著他的背影,奚雪隱忽然想起十三歲時的那個除夕雪夜,她在梅花樹下犯了夙症,灰心喪氣靜靜等死時,有一個人輕裘如火、俊美若神、踏風雪而來,丟棄滿懷梅花,為素不相識的孤女餵了一把價值連城的保命秘藥。 那是她執唸的伊始,後來青燈古佛不改,陪伴她千裡跋涉,向心裡的仇恨求一個公道。 蕭鶴昱是這樣一個好人,卻為何死無全屍,甚至不知向何處複仇呢? 許是死前執念化作黃粱一夢,她竟回到十三年前,救了初次遇險,在雪地裡傷重危急的蕭鶴昱,那是一切噩運的開始。 再次回到奪去她性命的水牢時,奚雪隱執念頓消,安然待死。所以她怎麼也想不通,再度睜開眼時,是什麼力量又把她帶回到那個美夢一般的世界,又為什麼她愛而不得了一輩子的人會赤紅著眼把她緊擁入懷,要她發誓一生一世永不再離開,否則寧可與她同生共死,不要這條命了。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